QQag娱乐平台|官网大全
ag下载|官网

  梅花开尽,春天到了,玉兰未落,樱花已浪,桃红李白,一树一树花开得炫耀。因为海子的诗,每到这个春暖花开的时候,就特别想念那些年面朝大海的日子。

  清晨,打开房门,面向太阳升起的地方,可以看到连着东海的潮水在石浦港、东门岛间荡漾,激起的光影映入眼睑,唤醒一夜的沉睡,瞬间冲锋呐喊声响彻四周,惊扰了军营外民房中睡梦中的人们,也惊扰着在一路之隔海面上安静飞翔的海鸟。

  绿色的军营与海岸一路之隔,早往营区前的码头停靠着的是登陆艇、补给舰,后来变成了一艘艘钢制的渔船。原本舰艇撤离的时候,军营也要搬迁,但因为种种原因留了下来,于是让我有了近十年面朝大海的日子,只是春暖花开时会面朝大海,秋风乍起、寒气凛冽的时候也会面朝大海。而面朝大海,却几乎看不见花开,春暖时也是,只有几株常受倒灌海水侵袭、终年瘦瘦矮矮的樟树陪衬着军营的绿色,不过可以远眺并隐隐约约地感知对面东门岛上的山花烂漫。

  那些年,与海结下了难舍难分的情缘。春日,会在沙滩上捆绑药包进行实爆投掷;夏时,会在炎炎酷日下的海水里劈波斩浪;秋天,会在紧邻海岸的山峰沟谷间演练战术;冬季,会到海边礁石上找些贝壳送给即将脱下军装的战友。

  皇城沙滩位于象山石浦城区东北部,东临大海,西揽田畴,状如一弯新月,浩浩然一展如畴。她在我们的心里,是承载记忆最深刻的地方,是青春激扬、诗意流连的地方。脱下军装后的第二年填过一首《江城子》,词的前半阙就是东海、就是皇城沙滩:“十载风尘十载歌。忆悠悠,几时休。夜来惊梦,炮声响云霄。皇城滩头声鼎沸,人不见,海空潮。”好几年前,皇城沙滩被开发成了中国渔村,沙滩上来往游客急增,可人来人往中看不见当年的战友,潮涨潮落间听不到抢滩登陆时的号角。

  曾学着海子的诗《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》改了这么几句:“从明天起,关心火药和引信,买一杆鸟铳,面朝大海,纵情鸣放。从明天起,和每一个旧部通信,告诉他们,我的思念。”感谢腾讯公司发明了微信这个使用极为方便的即时通讯工具,把我和那些十年、十五年、二十年未见过面的战友们拉到了一起,让我的思念有了倾诉的载体,让我可以和他们无休止快乐地说起每一杆枪、每一门炮背后的故事,回忆起每一粒皇城沙滩上记有我们欢笑和劳累的沙砾。我还要告诉他们我的祝福,愿脱下军装的他们有一个灿烂的前程,愿他们在尘世赢得尊重。在每听到他们一次成功时,我就会让自己的思绪跨上白马,拿起鸟铳,面朝大海,为他们的成功、为他们的幸福纵情鸣放,告之每一粒踏过的沙砾、每一滴亲吻过的海水。

  去年到厦门学习,住处紧靠着海边,每天都会出来沿着海岸晨跑。海风轻拂,阳光还未耀眼,举目向东,有一些礁石,孤独地挺立着接受海浪的拍打,远处影影绰绰有一些小岛,似曾相识的画面配合着步伐,瞬时产生穿越之感,让我想起那些年绕着海岸越野的时光,只是当初不太会关心身边的风景。那些年月想着的是速度、是成绩,几曾会去在意身边风景?不一样形态却一样美丽的景致,时过境迁,观望的心情也起了变化。曾经聚在一起而今四散各地年轻的战友,若再次在海边晨跑,是否会和我一样?!

  今时,春暖已花开,想再问问,战友们,在故乡、在他乡还好吗?梦中会否绕着象山半岛狂奔,会否在久违的海水里劈波斩浪,会否在炮台山上艰难地寻机攻击敌方,会否一次又一次呼喊第二故乡石浦的名字……